<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八路軍老兵傳奇:差點被“鋤奸”

2016-01-11 14:24:00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張磊峰
羅國范,1919年出生于山東萊蕪。1938年1月入伍,1938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募集隊長、武工隊指導員、魯中南軍政保衛部科長、總政聯絡部副處長、北京軍區政治部聯絡部部長。榮獲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功勛榮譽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榮立一等功兩次。

 

 八路軍老兵傳奇:背負漢奸頭銜 差點被“鋤奸”

 “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敝販亓曋飨匾v話,96歲八路軍老戰士羅國范深情講述動人心魄的傳奇諜報故事——

  沒有信仰,豈能戰斗在敵人的心臟

  羅國范近照。 曾蓓蓓 攝

  老兵檔案

  羅國范,1919年出生于山東萊蕪。1938年1月入伍,1938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募集隊長、武工隊指導員、魯中南軍政保衛部科長、總政聯絡部副處長、北京軍區政治部聯絡部部長。榮獲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功勛榮譽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榮立一等功兩次。

  1943年春夏之交,日軍華北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來到山東泰安。驕橫狂妄的日軍將領想要登頂泰山,俯視被他們鐵蹄蹂躪下的中華大好河山。而此時,陪伴在他身邊,負責偵察安保工作的特務小組組長林洪洲,一位在他們眼中溫良恭順的中國“良民”——恰恰是一名八路軍的優秀特工人員,一個同魔鬼共舞的忠誠共產黨員。

  原國務委員、公安部長王芳在回憶錄中記載:“20世紀40年代初,山東有個遠近聞名的‘日本大特務’名叫林洪洲……這個‘日本大特務’卻是我黨忠實的情報人員,由我精心策劃、親自指揮、秘密派遣,打入日本駐山東部隊最高領導機關,成功地收集了大量日軍政治和軍事重要情報,為我八路軍山東部隊順利開展抗日斗爭發揮了重要作用。他的真名叫郭善堂,現名羅國范!

  9月8日,在駐京某干休所,記者見到了這位從抗戰烽火中走來的傳奇特工、96歲的副軍職離休干部羅國范!罢x必勝!和平必勝!人民必勝!銘記抗戰歷史,傳承抗戰精神,就是對我們這些抗戰老兵最好的告慰!”采訪伊始,老人便激動得站起身來,有力的手勢、激昂的話語,令人聞之動容……

  被捕入獄 機智脫險

  1941年,抗戰進入相持階段。時任八路軍魯中軍區武工隊指導員的郭善堂,在魯中軍區敵工部部長王芳的授意下,巧妙地改名換姓成林洪洲,成功打入日本鬼子內部,擔任特務小組組長,秘密開展地下工作。

  成年累月混跡于鬼子和偽軍行列,嚴峻的生死考驗往往不期而至。

  一天晚上,日軍濟南憲兵隊的大道軍曹突然帶了兩個日本兵闖進林洪洲家中,連夜將他押往濟南。

  羅國范告訴記者,當晚自己躺在監獄的秫秸稈上,一夜沒有合眼,腦子里像放電影似的回憶打進敵人內部以來的一言一行。仔細思量,自己并沒有露出絲毫蛛絲馬跡。由此判斷:如今敵人懷疑自己,十有八九是日軍濟南憲兵隊隊長山本身邊的漢奸暗算自己。

  林洪洲入獄后的第二天,被暴打得渾身鮮血淋漓。隨后,山本親自提審他。

  “據我們了解,你同共產黨、八路軍有來往,你到他們的根據地去過!”山本惡狠狠地問!叭ミ^!绷趾橹尢谷蛔鞔,“不過,那是你們叫我去的。是山田參謀長交代的任務,叫我帶了他給的東西到那邊去交朋友,建立聯系,然后從中了解八路軍的情況!

  山本見林洪洲說得不卑不亢、有根有據,態度便緩和下來:“有人反映你這個人與眾不同,不知道你干特務圖個什么,政治背景值得懷疑,所以要……”

  “所以要關起來審查我,是嗎?”林洪洲接過話說,“我不吃喝嫖賭,不敲詐勒索,恰恰是為了讓八路軍、共產黨不起疑心,更方便地刺探情報,忠心耿耿為大日本皇軍效力!難道倒有罪了?我知道肯定有人看我不慣,在背后搞我的鬼!”

  就這樣,憑著過人的機智和冷靜,羅國范躲過了山本鷹隼般的眼睛重獲敵人信任。

  1941年,羅國范化名林洪洲領取日偽“良民證”的照片。

  攻防有術 借刀鋤奸

  有一次,秘密交通員從根據地帶來一個爆炸性消息:王芳部長的警衛員劉壽山,因亂搞男女關系被檢舉揭發而開小差逃跑,已經叛變投敵!

  羅老急促有力地說道:“劉壽山的叛變投敵,就像一顆‘定時炸彈’,給隱蔽戰線的同志們帶來嚴峻威脅,我當時就定下決心,必須趁劉壽山對自己底細尚不清楚之際,盡早鋤奸!”

  真是冤家路窄!一天,林洪洲同日本鬼子在泰安一家茶館喝茶,一個人從背后捅他的腰,回頭一看,竟然是自己苦苦尋覓的叛徒劉壽山。

  羅老回憶說,真說不清自己當時是緊張、興奮,還是驚愕、擔憂。但他馬上鎮靜下來,一臉“邪惡”地笑著說:“小劉,你這小子也洗手不干八路啦?既然如此,咱們今后就聯合起來,共同對付王芳!如果逮住王芳,就夠咱哥倆一輩子吃喝玩樂的啦!哈哈哈……”林洪洲的“漢奸”態度,打消了劉壽山的警惕。從此,他便經常來拜訪林洪洲這位“特務組長”大哥,混吃混喝混煙抽。

  怎樣才能既除掉這個可恥的叛徒,又不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林洪洲陷入苦苦思索。一次,劉壽山找到林洪洲,說自己想結婚,就是缺錢。林洪洲頓時心生一計,爽快答應。他對劉壽山說:“好吧,你去印紅帖子,寫上大汶口的各家商號,然后交給商會楊之輝會長,請他給你發出去。你就對楊會長說,你是賓野隊長手下的特務,是林洪洲的表弟,多多拜托他了!”

  羅國范告訴記者,與此同時,他對上門詢問的楊之輝矢口否認自己與劉壽山相識,并慫恿他將此事告知最痛恨特務在自己轄區敲詐勒索的日軍隊長賓野。

  不出所料,暴跳如雷的賓野很快逮捕了劉壽山,也沒怎么審問,一上來便抄起指揮刀將劉壽山給“咔嚓”了。

  說到叛徒稀里糊涂命赴黃泉的結局,笑靨在羅老布滿皺紋的臉上蕩漾開來……

  里應外合 營救戰友

  羅國范說,作為特工人員,自己最不愿參與的事,莫過于陪著鬼子審訊被捕的同志。他不忍心看到革命戰友遭受敵人的殘酷鞭打和野蠻折磨,也不愿面對被捕同志刀子一樣嚴峻冷酷的目光。

  1944年春天的一個上午,林洪洲從大汶口來到濟南濼源公館。在二樓的一間辦公室里,濼源公館特務機關長武山帶著翻譯、記錄員和林洪洲等,一同提審八路軍“疑犯”。當看到“疑犯”的那一刻,林洪洲的心跳幾乎停頓了。這不是自己老連長武中奇的弟弟武思平嗎?!看著被鬼子折磨得不成人樣仍然頑強不屈的武思平,林洪洲的心在滴血。

  羅老回憶說,他當時反復思量營救之策,認為唯一可行的辦法是讓武思平以指認八路軍人員為名,爭取到外面去活動,以尋求逃脫的機會。于是,有一天,趁一同擔負勸降任務的特務郭同振有事外出,林洪洲單獨來到關押武思平的地方,不動聲色地暗授機宜。

  林洪洲和武思平談話后,情況有了轉機。郭同振向武山報告:經過他多次勸說,武思平有回心轉意的跡象,表示愿意到濟南市里指認八路軍進城采購物資的人員。自此,郭同振便帶著武思平在濟南大街小巷轉悠。有一天,他倆來到熙熙攘攘的濟南火車站。忽然,武思平對郭同振說:“我看見有個人像是冀魯豫軍區的,我過去看看!

  “要不要叫人?”郭同振問!皠e打草驚蛇,你把守大門,出來時咱們就把他逮住!蔽渌计秸f完便擠進了人群。

  郭同振傻傻地守在門口,許久都不見武思平出來。他趕緊四下尋找,哪還見得到武思平的蹤影。

  一聲汽笛長鳴,一列開往青島的火車駛出站臺。武思平搭乘火車離開濟南,如飛鳥投林、魚歸大海了。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痹陔U惡叢生的環境里,羅國范默默堅守著一名共產黨員的信仰。堅守信仰,伴隨他戰斗在敵人的心臟。采訪已然結束,但羅老的傳奇經歷卻始終盤旋在記者的腦海,化作一首耳熟能詳的《深!分钡中拈g:

  在黑夜里夢想著光,心中覆蓋悲傷;

  在悲傷里忍受孤獨,空守一絲溫暖。

  我的信仰是無底的深海,澎湃著心中火焰,燃燒無盡的力量,那是忠誠永在……

 。ā督夥跑妶蟆2015年09月18日 06版)

  忠誠永在

  ■張磊峰

  由于聽力幾近喪失,對96歲抗戰老兵羅國范的采訪,是在面對面傳遞紙條的過程中完成的。

  采訪伊始,記者寫下兩個問題,羅老作了如下回答:

  問:與魔鬼共舞,同死神戰斗,您有沒有害怕過?

  答:在敵人身邊,恨不得晚上睡覺都睜著眼,但是心里裝著黨、裝著組織,就會覺得踏實。

  問:抗戰中背負“漢奸”頭銜,差點被群眾“鋤奸”,后來又蒙受不白之冤,您有沒有感覺過委屈?

  答:選擇了黨,選擇了人民,就要忠誠于自己的信仰,就要經得起考驗。

  那一秒,心靈震顫;那一刻,淚水奪眶。

  信仰是人生的動力,信仰是共產黨人的靈魂。羅國范和他那一輩革命者用畢生的堅守和默默的奉獻把對黨的信仰和忠誠表達得錚錚作響、滌蕩人心。

  抗戰時期,膠東地區誕生了我軍第一支“黃金部隊”。8年抗戰,這支部隊共送出13萬兩黃金,沒有一點遺漏,更沒有人攜款叛逃。

  1932年,陳賡被捕后,蔣介石送來中將參謀長的委任狀和衣帽服飾。陳賡不為所動,凜然道,“此衣不能穿,此帽不能戴,此官不能當”。

  選擇,一旦成為信仰,就有了堅不可摧的力量;選擇,一旦成為信仰,就會化為無怨無悔的行動。個人命運跌宕起伏,改變不了他們對黨忠誠的初衷;世間百態光怪陸離,改變不了他們心系蒼生的情懷。

  史海鉤沉,我們從中清晰地看到:一種信仰的力量在賡續傳遞。波瀾壯闊、史無前例的萬里長征,團結一心、以弱勝強的八年抗戰,滔滔洪水里閃耀在千里大堤上的顆顆將星,奔跑在搶險救災現場的每一個綠色身影——信仰,對于軍人而言,就是畢其一生融于血脈的聽黨話跟黨走;就是世代相傳、生生不息的愛黨報國情懷;就是威武不屈、貧賤不移的高尚情操;就是臨危不懼、舍生取義的英雄本色。

  正如習主席強調的,崇高的信仰始終是我們黨的強大精神支柱。軍人,只有登上信仰的高地,才能做到忠誠于黨,忠誠于國家,忠誠于人民,忠誠于使命,具有甘于為黨和人民奉獻一切、犧牲一切的精神。

  忠誠永在,生命永恒。

責任編輯:高娜

關于我們 - 報業集團 - 版權聲明 - 廣告業務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4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眾報業集團主辦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音像制品出版許可證

魯ICP備09023866號 新出網證(魯)字02號 網絡視聽許可證

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
<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