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美麗堅貞的陳若克

2021-07-09 12:31:00 作者:張衛偉
陳若克曾動情地對楊以淑說:“整個民族都在苦難中,孩子的性命算不得什么……拼上這一塊血肉,為讓敵人知道吧,中華民族是不可戰勝的!”

 

   

  1937年的一天,山西晉城,華北軍政干部學校正在招生,當天由校長朱瑞親白面試。一群尋找真理一心投奔抗日的流亡學生,圍著朱校長不停地問這問那。正在這時,一位風塵仆仆身穿呢子大衣,依稀可見燙過痕跡,烏亮短發,皮膚白皙,長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的年輕姑娘,移步來到這群人前。她,就是陳若克。陳若克祖籍廣東順德,生于上海。父親是一個報館的小職員,母親是出身婢女的普通婦女。陳若克從八歲起曾上過一年半學,以后父親病故,家庭破產,她只好停學,和母親一道到工廠做工,弟弟賣報。

  做童工的若克先后在不同的工廠工作了七個年頭,在殘酷壓榨下沉重的勞動摧殘了她的健康,身體多病而瘦弱。但工廠的生活也鍛煉了她,使她有了清晰的階級意識、堅強的革命意志,還有大方而坦率的風度和熱情執著的性格,成為一名對政治理論、哲學文化感興趣而且接受力、理解力很強的進步青年。從十六歲起,她便參加了工人運動,1936年她十七歲時被接受加入中國共產黨,一面做工,一面參加地下黨的工廠支部工作。

  1937年日寇入侵上海,發生“八一三”淞滬抗戰,在戰事中陳若克以熟練工人的資格隨工廠遷往武漢,因接頭關系有失與上級黨組織失去聯系。為了尋找黨組織、追求革命,于是她從武漢奔赴延安,路過山西,因臨汾戰事的阻隔,延安未去成回到武漢,復因“共黨嫌疑”而被工廠開除。失業后的陳若克再上延安,第二次經過山西,正好遇到朱瑞任校長的華北軍政干部學校招生,于是有了陳若克報名人校的機會。

  陳若克人華北軍政干部學校學習,兩個月后畢業,留校工作并重新加人中國共產黨。翌年71日與朱瑞訂婚,81日結婚;楹笤谔猩絽^工作。19395月和丈夫一起被派往山東工作,6月到達山東沂蒙山區抗日根據地。

  陳若克黨性強,斗爭性強,工作能力強,雖體弱多病,但性格直率,工作積極大膽潑辣,因此進步很快。到山東后,她曾擔任過山東分局直屬工作科長、山東分局婦女會委員、山東婦女聯合會的常委,后在山東分局組織部工作。她先后擔任著多項領導職務,工作日以繼夜,成績顯著。陳若克熱愛一切美好的事物,她尤其喜歡穿時裝,環境再艱苦也要使自己衣著漂亮。她喜歡,她那纖細勻稱的身材穿著合體的列寧裝,束腰配槍策馬飛奔,風拂面發飛揚的颯爽英姿,她喜歡那種飄逸感。

  1941年秋,侵華日軍對我沂蒙山區大舉“掃蕩”。位于蒙陰東北部的大崮山地勢險峻隱蔽,我軍兵工廠、彈藥庫、糧庫都在山上。山東縱隊四旅大崮山獨立團擔任守備任務。山縱一旅二團的一個加強排,在執行任務返程中受敵堵截也來到大崮山。時任中共山東分局婦委委員、婦救會執委、臨時參議員的陳若克,因妊娠即將臨產而在此待產。

  114日,日軍飛機、大炮對大崮山頂猛烈轟擊。在巨大的轟鳴聲與強烈的山體震動中,山上的石頭泥土呼啦啦地往下滾落。鬼子每次轟炸,陳若克都會感到胎兒在腹中翻騰的厲害。

  陳若克與中共山東分局書記兼軍政委員會書記朱瑞結婚三年余,第一個孩子剛出生,正值鬼子“掃蕩”孩子患重病無法醫治而夭折。這一次又趕上鬼子大“掃蕩”,形勢更加嚴酷。

  部隊以少抗多憑險據守,與鬼子鏖戰三晝夜,雙方傷亡慘重。117日午夜時分,一股鬼子從山后架云梯摸上來,部隊決定撤守突圍。經陳若克與獨立團團長、政委決定,炸毀了山上兵工廠和所有倉庫。陳若克指揮幾十名機關人員與群眾,用繩索從大崮山頂往山下撤退。陳若克拖著即將臨產的身子,好歹地掙扎了下來。撤到山底,兵分兩路突圍。一部分往南走,陳若克由警衛員攙著往北走,大家說好到桃花坪村集合。

  由于陳若克行動不便,漸漸地與突圍隊伍失去了聯絡。黎明時,她被搜山的鬼子發現。鬼子們看著眼前這留著短發,身著米色毛衣,敵視著他們的女性,意識到這絕不是一般的女性,更不會是村民。鬼子們圍上前抓捕陳若克,陳若克赤手空拳奮力與鬼子拼搏,鬼子一槍托將陳若克擊昏。鬼子用鐵絲捆住陳若克的手腳,將她關進一間小屋沒再管她。第二天,馬夫把她橫放在馬背上,用繩子把她的手腳系在馬鞍上,顛簸了一百多里路押至沂水城,直接送到日本憲兵司令部的刑堂,鬼子憲兵隊隊長親自審訊。

  “你是哪里人?”

  “聽我哪里,就是哪里!”“你的丈夫是誰?”

  “我的丈夫是抗戰的!”“你呢?”

  “我也是抗戰的!”

  陳若克同志的態度始終是鐵一般的倔強。敵人十分地受窘了。接著陳若克同志繼續說:“問什么?快點槍斃好了……”

  “槍斃?”敵人訕笑地說,“還得賠一顆子彈呢!”“那就刀殺!”

  “刀殺還得用力量呢!”

  “隨你的便……”此后陳若克同志便默不作聲了。

  因為陳若克“十分無禮”,一開始便遭到了敵人的毒打。她高傲而堅定的氣質,對日本侵略者的仇恨與鄙視,激怒了憲兵隊長。敵人把她強按在地上,用燒透了的烙鐵狠狠地壓在她背上,她即刻昏死過去。

  陳若克蘇醒后鬼子繼續審訊,她用嘶啞低沉而堅定的聲音呼喊抗日口號,情感激昂地唱抗日戰歌。鬼子被陳若克傲骨凜凜的氣節刺激得暴跳起來,又將燒得通紅的烙鐵按在她的胸部和臉上,她盯著敵人一聲不吭直至再次昏死過去。

  在被抬進牢房的時候,陳若克做童工時落下的胃病,發出的特有的氣噎與橫膈膜振蕩的聲音,驚動了先已被俘的女看護楊以淑同志。這時曾經在先一年看護過陳若克同志的她,從押禁的屋里奔了出來,伏在陳若克同志的頭前悲痛地哭了起來……

  “哭什么?我們既是中國人,中國人就有中國人的苦痛……哭有什么用處?”陳若克從容堅定地,像平日批評同志一樣勸導了楊以淑同志。

  陳若克被捕后的第三天,孩子生下來了。為她接生的村里大娘說:她已經遍體鱗傷,但她還是那樣鎮靜、倔強、冰鐵一般,默默無言!

  孩子出生數日沒有吃過任何東西,陳若克見她的女兒餓得幾乎哭不出聲?粗畠耗前枷莸难劬,翕動的口鼻,贏弱的呼吸,她的心很痛很痛。陳若克的胸部已是焦煳一片,一只眼睛被烙瞎。她艱難地攬過孩子,揭開手臂上的血痂,把血水擠進孩子的口中。

  據脫險回來的楊以淑同志說,鬼子硬的辦法失效,想用軟的辦法利用母愛之心摧垮陳若克的意志。因為陳若克沒有奶孩子餓得哭不出聲,敵人送去牛奶給孩子吃。陳若克將敵人手中的牛奶瓶打落在地瓶碎奶撒,她寧肯給孩子也絕食了。這樣一天兩天過去,楊以淑很替她難過,勸陳若克給孩子吃點,但她說:“這個時候只有堅強!”

  陳若克曾動情地對楊以淑說:“整個民族都在苦難中,孩子的性命算不得什么……拼上這一塊血肉,為讓敵人知道吧,中華民族是不可戰勝的!”

  在鬼子憲兵隊無論經受怎樣的酷刑,陳若克都不曾失去她那女性的高雅,也絕不向敵人示弱。陳若克所經歷的一切,不是用“慘不忍睹”所能形容。

  楊以淑為無法幫助陳若克而痛苦,她與獄中年輕的八路軍于謙商量救下陳若克的孩子,但最終未能成功。

  1126日,處于休克狀態的陳若克和她的女兒,被敵人用門板抬到沂水城西門外準備處決;蛟S是抱在懷里的孩子無力地哭聲喚醒了陳若克,或許是凄冷的寒風使她醒來,她掙扎著站起來,緊緊地抱著孩子,怒視著敵人。她拼盡所有力氣呼喊抗日口號,呼吁人們奮起抗日。雖然聲音干澀微小,卻震撼人心!

  殘忍的敵人舉起刺刀,在她和孩子身上兇狠地捅扎。陳若克和她出生不到二十天的孩子,壯烈犧牲!孩子是同媽媽一起參加了這一壯絕的斗爭。12月中旬,我敵工人員和當地群眾冒著生命危險,將陳若克母女的遺體運到沂南縣東辛莊安葬。1953年遷葬至沂南縣孟良崮烈士陵園。


  陳若克的丈夫朱瑞在1942年《悼陳若克同志》一文中寫道:“若克同志犧牲了!她死得太早,因她才二十二歲!她的死,是革命的損失,黨的損失,婦女的損失,也是我的損失!因為我們是衷心互愛的夫妻和戰友!但她的死又是黨的光榮,婦女的光榮,也是我的光榮!因為她和我們前后的兩個孩子,都是為革命而犧牲了的!

  數年后,朱瑞同志犧牲在戰場上。

  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之際,我懷著崇敬的心情深深悼念朱瑞、陳若克夫婦和他們的孩子,向革命烈士們致以崇高的敬禮! 

  陳若克,1919年生于上海,祖籍廣東順德。1936823日加入中國共產黨。調山東工作后,歷任山東分局直屬工作科長,山東分局婦女會委員,山東婦女聯合會常委,后在山東分局組織部工作,1941年犧牲。革命伴侶朱瑞,抗戰時期曾任山東軍政委員會書記,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記,在遼沈戰役中犧牲,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奠基人。

責任編輯:單玉琴

關于我們 - 報業集團 - 版權聲明 - 廣告業務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4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眾報業集團主辦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音像制品出版許可證

魯ICP備09023866號 新出網證(魯)字02號 網絡視聽許可證

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
<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