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八路軍115師與日本坂垣師團的一段仇怨

2016-01-11 14:20:00來源:德州新聞網 作者:竇汝良
在陵城區鄭家寨鎮大宗家小學校園里,有一座紀念牌。據陵縣一中歷史老師溫信奎說,當時是由于漢奸告密,使日本人得到了五支隊在大宗家一帶休整的信息。大宗家戰斗中,被我方打死的板垣師團旅團長安田大佐葬在張鳳池村。

 

  ——我所了解的陵縣大宗家戰斗 竇汝良

  在陵城區鄭家寨鎮大宗家小學校園里,有一座紀念牌。紀念牌不大,然而矗立在廣袤的魯西北平原上,莊嚴肅穆,蕭瑟凝重,黑色的牌面上鐫刻著由開國上將楊成武將軍親筆題寫的“大宗家戰斗紀念牌”八個大字。記不清多少次,回鄉下老家,在大宗家村經過,我總會驅車去那兒看看,站在石牌前,觸摸著冰冷的花崗巖,思緒萬千,腦海里會浮現出76年前這片土地上發生的那場可歌可泣、悲壯慘烈的戰斗情景。
  就是這塊土地,76年前曾是一片硝煙彌漫的戰場。 1939年4月,八路軍115師東進挺進縱隊五支隊與日本坂垣師團在這兒展開了一場殊死的戰斗,我們當地人習慣稱之為大宗戰役,縣志和文獻資料上稱為大宗家戰斗。我生長的小村莊距離大宗家3.5km,由于戰斗是在家鄉附近展開的,經常聽到村里長輩們談起這場戰斗,自幼對這段歷史便有著深深的印跡。再后來,我外出求學,進而參加工作,雖然學的是工科,畢業后從事的是道路與橋梁工程專業,然而卻對歷史,特別是對民國與抗戰期間的歷史有著濃厚的興趣;剜l下的時候,我會經常找村里的老人們聊天,聽他們講民國、抗戰期間我們當地的民團以及國共兩黨的抗戰經歷。在老人們的口述中,我得到了很多的信息,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種責任感與使命感,促使我將這一段歷史用手中的筆記錄下來,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歷和了解那段歷史的人越來越少了。
  目前,有關大宗家戰斗的資料,縣志、相關文獻資料以及網上的文章很多。比較權威的是原陵縣史志辦趙春萬老師撰寫的文稿以及五支隊團長龍書金將軍的回憶錄。 2007年,趙春萬老師送給我一部珍貴的1985年9月出版的《陵縣文史資料(第一輯)》和1993年7月出版的《中共陵縣黨史教材》,這兩部書里面比較詳細記錄了整個戰斗的全過程。通過采訪村里以及附近村莊的很多老人,我覺得文獻資料中有些細節描述不具體,或者與老人們的回憶不盡相同,本著尊重歷史的態度,客觀去還原歷史,也是對76年前為國捐軀英烈們的尊重。
  說起大宗家戰斗,首先介紹一下參戰雙方兩支部隊的戰斗序列,更有助于我們了解這段歷史。我方是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五支隊機關及所屬五團,這支部隊是由八路軍115師343旅685團二營擴編而來的(代號永興支隊),曾國華任支隊長,李寬和任政委(后為王敘坤),龍書金任副支隊長兼五團團長。坂垣師團是日本編組最早的7個師團之一,也是日本17個常備師團之一,曾創下在中國戰場和70余個師先后對陣的紀錄,有“鋼軍”之稱,1940年以后改編為日軍4個機械化師團之一,最為國人所知的是第19任師團長板垣征四郎中將,因此該師團被國人稱作“板垣師團”。八路軍115師與板垣師團,在八年抗戰中,可以說是一對冤家。 1937年9月,115師在山西平型關伏擊了板垣師團第21旅團的輜重部隊,正是這一支在板垣征四郎眼里不值一提、裝備極差的隊伍,在平型關下給了他迎頭一棒,被殲600余人。這對板垣征四郎來說,是一種奇恥大辱。因此,在八年抗戰中,板垣師團到處尋找115師報仇。后來,八路軍115師東進抗日挺進縱隊進入山東,開辟山東抗日根據地,在魯西、魯北、魯南地區與板垣師團進行了無數次的交鋒,大宗家戰斗就是在那種環境下發生的。
  1939年春天,東進挺進縱隊五支隊進入魯北后,以陵縣為中心開展艱苦復雜的對敵斗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開辟了陵縣、平原、禹城、臨邑等縣抗日民主根據地。據老人們回憶,那個年代,兵荒馬亂,地方的民團組織特別多,幾乎每個村都有,以大宗家附近為例,比較大的有于治良部(于團)、李惠亭部(李團)、十八團、高梁渣、胖娃娃、紅槍會、黃沙會、連莊會等等。老人們回憶,這些民團之間,經常為了搶奪地盤而火并,但是多數民團積極抗日,是可以爭取的民間抗日力量。五支隊來了以后,努力的團結和改造他們,聯合他們共同抗日。后來,于治良和李惠亭因為搶地盤在神頭鎮北火并,李團被消滅。據筆者奶奶(竇姚氏,1918-1998年)生前回憶,筆者所在的村(馬老莊戶)屬于十八團的管轄地盤,我曾祖父的哥哥當時是五老莊戶(馬老、田老、劉老、吳老、白老)的村長,李惠亭被于部消滅后,帶著一車細軟及家眷往平原方向逃亡,經過五老地盤時被村民哄搶,李對曾祖父的哥哥未出面阻止而懷恨在心。李惠亭到平原后投靠了日本人。后來,曾祖父的哥哥因販賣棉花在平原被李惠亭抓住,要家人帶2000現大洋去贖人,曾祖父與祖父兄弟幾個變賣了家產地契,湊齊錢財去平原把人贖回來。從此以后,家道漸漸的沒落了。于團后來投靠日本人,因早年與十八團有矛盾,投靠日本人以后,糾集陵縣的日寇、偽軍攻打十八團的團部所在地鴨子莊,十八團團長戰死。走投無路的十八團向五支隊求援,五支隊分析,認為于部已經投靠了日本人,而十八團是一支可以爭取的抗日力量,因此前去馳援,在鴨子莊將于部全殲,并生擒了于治良。于治良被俘后,有意轉投五支隊,但憤怒的民眾沒有同意,處決了于治良。消滅了于團以后,十八團接受了我軍的收編,后來這支軍隊在魯北地區抗戰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根據龍書金將軍的回憶錄,收編十八團以后,支隊五團一部又在魏龍江村支援國民黨“曹五旅”部,夜襲李元寨,擊斃傷日寇多人。在連續取得幾場勝利以后,為避開日寇主力,經過幾天的周旋,3月下旬,五支隊機關及下屬五團1700余人向大宗家一帶轉移,27日來到陵縣以東的候家、大宗家、閻福樓、趙玉枝一帶進行休整。當時的部署是:支隊部帶直屬騎兵連、特務連和1營一個連駐候家;團長龍書金率團部特務連、3營12連駐大宗家,一營駐趙玉枝村,三營駐閻福樓,當時二營隨肖華縱隊長外出執行任務,未參加戰斗。部隊安頓下之后,未發現德州、平原、禹城和陵縣一帶的日軍有異常變化,估計敵人不會有大的行動,因此放松了警惕,還在支隊部駐地候家村搭戲臺,請來戲班子唱戲,開軍民聯歡會。龍書金將軍的回憶錄中,寫到當時雖然意識到“久駐一地易遭敵人襲攏,久走一路必遭敵人伏擊”,但是沒有作出具體應敵戰斗方案,也導致了這場仗從開始到結束一直處于非常被動的地位。
  據陵縣一中歷史老師溫信奎說,當時是由于漢奸告密,使日本人得到了五支隊在大宗家一帶休整的信息。當時在冀魯一帶活動的日軍部隊是板垣師團。當板垣師團旅團長安田大佐知道在這一帶休整的中國軍隊是八路軍115師一部時,即痛恨又高興,痛恨的是想起了當年的平型關之侮,高興是有機會報平型關之仇。得到消息后,安田大佐連夜從滄縣、泊鎮、鹽山、德州、平原、禹城等地糾集了2000余日軍到陵縣。為了達到一舉消滅五支隊的目的,日軍嚴密封鎖了消息,陵縣城只準進,不許出。日軍從各地結集到陵縣城后,便從東門開往距五團團部駐地大宗家三里多路的趙家寨。據老人們回憶,當年日寇的戰術部署是一部分日軍從正西、西南、西北成扇形向大宗家展開,另一部分日軍埋伏在趙家寨南北兩側,在大宗家東北方向埋伏了騎兵,日軍當時作戰思路是讓大宗家的部隊往東北方向突衛,或者在趙玉枝村的一營前去大宗家增援,待部隊暴露在平原上后,再用騎兵沖殺。戰斗打響后,日軍從大宗家正北、東南包抄我軍。第二天凌晨,在大宗家西頭擔任警戒的3營12連的一個戰士發現了正在向我方陣地運動的敵人,立即開槍打死了一個鬼子。槍聲一響,日寇便展開了全面進攻,12連倉促應戰,一場血戰就此打響了。
  據老人們回憶,當年參加大宗家戰斗的日寇,騎兵居多,進犯大宗家的同時,又出動騎兵向正南駐閆福樓3營和支隊部駐地候家包抄迂回。駐閆福樓的3營見敵人進攻的重點是大宗家的團部,派出10連向大宗家增援,戰斗打的異常艱難與慘烈。筆者姐夫是閆福樓村人,其奶奶生前曾對筆者說過,建國以后修陵縣至鄭家寨公路,施工隊曾在大宗家至閆福樓之間,發現了大量的尸骨,疑是當年為國捐軀英烈們。據老人們回憶,駐在趙玉枝村的1營得知敵人包圍了大宗家團部時,立刻去大宗家增援,當部隊運動到大宗家東北時,與埋伏在那里的騎兵發生了激烈的戰斗,激戰中雙方傷亡慘重,我方擊斃敵方指揮官旅團長安田大佐。
  根據龍書金將軍的回憶,在打退了敵人的數次進攻后,終因寡不敵眾,部隊被迫撤到村內。撤到村里的部隊,與團部特務連和10連會合后,與日寇展開了短兵相接,極為悲慘壯烈的巷戰。對于大宗家戰斗的巷戰,老人們記憶極為深刻。據他們回憶,當年村里的街頭巷尾、民宅庭院、屋頂墻頭、柴垛場院均為戰場,子彈打光了,就打白刃戰,刺刀捅彎了,就掄槍托打。當年在大宗家村里,被炸倒的殘墻斷壁都處都是,彈坑一個接一個,大街小巷到處都是英烈們與鬼子的尸體,一層疊一層,鮮血染紅了每一寸土地。激烈的戰斗進行了六七個小時以后,下午一點多鐘,日寇在得到增援后,妄圖以重兵炮火將我軍一舉吃掉,特別是當日寇知道五團團長也在大宗家時,進攻更為猛烈。為了保存實力,支隊首長要參戰部隊迅速撤出戰斗。然而當時的情況是敵人團團將村子包圍,突圍談何容易。當時,我軍在大宗家村內據點只剩下地主宗之敬的庭院,也就是現在大宗家小學所在處。
  在組織了幾次突圍失敗后,部隊彈盡糧絕。老人們的回憶與龍書金將軍的回憶錄記載的有所不同。據龍書金將軍的回憶,他親自到支隊請求援兵,然后帶著一個排的援兵趕回大宗家,排指導員帶兩個班從東北角往村里打;另一路由排長帶一個班加上團部的通訊班從東南角往村里打,兩路同時發起進攻,沖向村里接應困的部隊,最終突破口被撕開,戰士們沖了出來。而據老人們的回憶,當時的情況是團長龍書金及所剩隊伍被困在宗之敬的庭院里,彈盡糧絕,已經無法再組織突圍。宗之敬當場捐出一箱子彈,其熟懂槍法及當地地形的三兒媳帶領大家殺出一條血路,從東北方面突圍出去。在突圍過程中,團長龍書金的左肩胛被子彈打穿,導致左手終生殘疾。突圍后,團長龍書金帶著5個戰士,連夜轉移到鴨子莊,躲進一家農戶院里夾壁墻,昏迷過去。第二天一早,戶主發現他們是救過“十八團”的八路軍,把他們接到家里,照顧的無微不至,后來由村長陪同把他們轉移到滋鎮。 1955年,龍書金被授予少將軍銜,歷任廣東省軍區司令員兼廣州市警備區司令員、湖南省軍區司令員、新疆軍區司令員。將軍晚年于廣州休息,1983年離休,2003年4月逝世。 1992年,中共陵縣縣委、縣政府請將軍出面,去山東省民政廳申請撥款修建大宗家戰斗紀念牌。
  在此,筆者有必要介紹一下宗之敬這個人,當年是我們當地的大地主,家大業大,為了防止土匪騷擾,他的庭院圍墻修的又厚又高,圍墻四周均建有哨口,易守難攻。筆者的家族那個年代是木匠世家,經常被宗之敬請去做木匠活。族里的老人們,談起宗之敬,都非常的敬佩,老人們的口里,他算是一個開明的紳士。宗之敬有三個兒子,其中三兒媳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文武雙全,會使雙槍,相傳槍法準確到100m開外能打穿錢上的銅錢,至今我們當地人稱之為抗戰時期的大宗家雙槍女俠,就是她帶領大家最后成功突圍(據老人們回憶)。建國后,宗之敬被斗死在牛棚里,其三兒媳在趙家寨村開批斗大會時,被當場槍決。筆者的五奶奶生前曾描述過其槍斃時的情景,她對批斗及圍觀她的人群說:“翻身的大爺大娘,你們饒了我吧,我還有兩個孩子!比欢罱K被槍斃,死時年僅32歲,留下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6歲。宗之敬的三個兒子,老大、老三不知去向,老二腿被打瘸后在堿場店中學喂豬、敲鐘。筆者曾試圖找到宗之敬的后代,但卻未能如愿。不管是誰,也無論是何黨派,只要為民族存亡,為抵御外族侵略做出了貢獻,都應該得到子孫后代的尊重與祭奠。
  大宗家戰斗中,被我方打死的板垣師團旅團長安田大佐葬在張鳳池村。每過一段時間,日軍就派人去祭奠。經過周密偵察,我軍決定伏擊這股祭奠的日軍,擔負伏擊任務的是地方部隊十八團。十八團經過反復偵察,摸清了祭奠日軍的規律,便選擇了日軍途徑的公路做伏擊點。伏擊點設在盤河鎮村東、汪家北,距敵人據點較遠,兩側有沙丘和灌木林,路北有一個磚窯,利于隱蔽。七月的一天,大雨初霽。戰士們在拂曉時刻便進入了陣地。七點十五分,一小隊鬼子,還有一個中隊的偽軍從遠處走來,當敵人走到距磚窯五、六十米的地方時,土炮、機槍一齊開火,指揮員命令號手吹響沖鋒號,戰士們從南北兩側沖上公路,把敵人分割成好幾塊。這次戰斗共消滅日軍32人,繳獲輕機槍一挺,擲彈筒一個,步槍30余枝。
  大宗家戰斗,是日寇進行的一次周密、突然的襲擊。在敵強我弱,沒有準備的情況下,我軍指戰員不畏危險,頑強拼搏,打退了敵人幾十次的沖擊,粉碎了敵人妄圖全殲我五支隊的夢想,為奠定和開辟魯北根據地,扭轉該地區的政治和軍事形勢,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有關大宗家戰斗敵我雙方的傷亡及損失情況,目前公開的史料及文獻資料中,均為五支隊傷亡400人,擊斃日軍旅團長安田大佐以下官兵500人。為此,筆者曾專門與趙春萬老師討論過,趙老師解釋說,當時五支隊中,有很多人是參加過長征,從江西走過來久經沙場的老戰士,作戰經驗豐富,戰斗力特別強,因此日本人并沒占到太大的便宜。然而,龍書金將軍在他的回憶錄中,沒有提及我方的傷亡情況,將軍是這樣寫的“在我五十年的戎馬倥傯中,每當回顧起大宗家之戰,內疚之余,浮想聯翩,戰場上無數的革命英雄的偉大形象,立刻屹立在我的眼前,我對他們和魯北人民英雄行為深表敬佩,永生難忘。 ”將軍用了“內疚”一次來表達了他的心理,或許,我們能體會到將軍當時的心情。
  在一個秋風蕭瑟、陰雨綿綿的日子里,我又一次驅車來到陵城區鄭家寨鎮大宗家小學,扶摸著石碑,碑上鐫刻著的一個個名子,仿佛一把把的塵刀插入我的心里,一種痛的感覺涌上心頭。離石碑不遠處是兩排校舍,年輕漂亮的老師正在為孩子們上課,時而傳來孩子們朗朗的讀書聲,校園周圍的農舍,籠罩在一片霧茫茫中,有幾家農舍的煙筒上冒出裊裊炊煙,一幅祥和安靜的畫面。然而,我卻在想,今天坐在教室里的孩子們,他們或許每天都會在石碑下玩耍,但是他們是否會知道這座石碑所代表的意義呢?生活在這兒的人民,是否會還記得76年前這兒曾經發生過一場悲慘的戰斗呢?是否會想起那些為國捐軀、客死他鄉的英烈們呢?是否會想起,為了這幅祥和安靜的畫面,為了民族存亡,抵御外族入侵,無數的先烈拋頭顱、灑熱血,奉獻出他們寶貴的生命呢?一個忘記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希望今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們,還有坐在教室里安靜讀書的孩子們,都應刻骨銘心的記住1937年7月7日至1945年9月3日那段中華民族的苦難史。
  微風佛面,雨絲打濕了我的頭發,忽然感覺眼睛很澀,兩滴水珠順著面頰滑入嘴里,咸的……

責任編輯:高娜

關于我們 - 報業集團 - 版權聲明 - 廣告業務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4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眾報業集團主辦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音像制品出版許可證

魯ICP備09023866號 新出網證(魯)字02號 網絡視聽許可證

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
<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