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八路軍平射迫擊炮打碉堡:用高粱稈套炮彈

2016-01-11 13:34:00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宋濤
1943年初,日軍調來第36師團一部換防,死守沁源城關和交口兩點,并加修二沁(沁縣至沁源)公路,為此八路軍把圍困重點放在二沁公路和沁源城關。1944年春,沁源黨政軍民實行總動員,對日軍發起更大規模的圍困戰,光在日軍交通線上就布雷1.5萬余顆,日軍據點完全變成“孤島”。

 

  八路軍攻克東團堡

  敵后抗戰兵法之三:山地攻堅

  抗日敵后戰場上,由于雙方在裝備、訓練等方面存在較大差距,中國軍民一般很少主動實施攻堅戰,尤其在山地作戰中,攻方往往處于不利地位。雖然八路軍能憑借山地獲得機動、隱蔽方面的優勢,但日軍在山地里構筑的防御陣地也更加險要。需要強調的是,很多時候,戰爭的走向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特別是抗戰中后期,日軍大規模推行“囚籠政策”,蠶食敵后根據地,促使八路軍必須直面日軍設防據點,而從來不缺乏智慧的中國軍人就想出了種種攻堅的妙招。

  不怕犧牲勇于進攻

  山地攻堅戰中,日軍據點一般都建在有顯著地形優勢的地方,同時日軍在據點內一般都有較高的警惕性,攻方的突然性效果無疑會下降。與此同時,由于重武器太少,使得八路軍在進攻日軍據點時往往面臨更大的傷亡,也更加考驗中國軍人的作戰意志和犧牲精神。

  百團大戰中著名的關家垴戰斗就是典型的例子。1940年10月,日軍岡崎大隊被八路軍包圍在孤立的關家垴,那是一塊方圓幾百米的山頂,北面是斷崖陡壁,下面是一條深溝,東西兩側坡度較陡,只有南坡比較平緩,可作進攻路線,由于日軍在山上構筑嚴密的防御工事,使得正面強攻的八路軍遭受不小的損失,像第772團第1營撤下來時僅剩6人。但正是這種不怕犧牲的頑強精神成為勝利的保障,最終岡崎大隊基本被殲。用八路軍副總司令彭德懷的話說:“不能打硬仗的部隊,以后也沒有前途!”

  同樣發生在百團大戰期間的東團堡(也稱東圈堡)戰斗,則是另一場“頑強對頑強的典型戰例”。東團堡是日軍從河北省易縣通往察哈爾省張家口交通線上的重要兵站,并與其他據點呼應,是日軍封鎖晉察冀根據地的一個“釘子”。東團堡內筑有上下三層的大碉堡、地堡、圍墻,外壕等,據守此地的是日軍獨立混成第2旅團的教導大隊,170余名成員全系精選出來的士官,戰斗力頗強。

  八路軍的進攻于1940年9月22日打響,戰況空前慘烈,日軍甚至用毒氣阻止八路軍進攻,又與八路軍展開白刃格斗。但再兇悍的敵人也擋不住我軍的頑強攻擊,戰至25日夜,日軍除一名朝鮮籍翻譯向我方投誠外,其余全數被殲,山窮水盡的日軍大隊長甲田率26名殘兵投火自焚,死無葬身之地。

  八路軍占領莒縣城樓

  打入內部里應外合

  毛澤東在《論抗日游擊戰爭的基本戰術——襲擊》一文中提出:“以游擊隊劣勢的武器,去襲擊堡壘、寨子、土圍子或城市,只憑一般的戰斗方法是不行的……最好在要襲擊的城寨堡壘中,要預伏間諜或有同情游擊隊的人民、兵士為內應!痹谏降毓詰鹬,里應外合正是破解日軍地形優勢的重要手段,而共產黨的群眾工作保證這一策略能得到有效執行。

  1939年6月,日軍占領溝通魯中和濱海地區的交通咽喉莒縣,隨即就地構筑工事,不僅挖出寬達5米的護城壕,還在舊城墻上修筑數十座碉堡,城內還新建大量圍寨和暗堡。此后的歲月里,日軍在莒縣常駐一個中隊(約百人),外加3500余名偽軍。

  為了收復莒縣,八路軍針對城內的偽軍展開長期的政治爭取工作,逐漸取得成效。1944年11月,八路軍集中萬余人,編為攻城、打援和攻擊外圍據點等梯隊,以里應外合手段發起莒縣戰役。11月14日19時許,預先化裝進城的工兵炸毀縣城東南角碉堡,攻城部隊隨即發起總攻,偽軍按計劃反正,不僅引導八路軍占領制高點,還按照事先約定,有序地撤到城外接受改編。23時,八路軍將殘余日軍壓縮至核心工事內,戰至29日,日軍彈盡糧絕,無法再守,被迫棄城逃走。

  1944年12月22日,八路軍晉察冀軍區也通過內線協助,在樂亭縣劉石各莊殲滅日偽軍近千人,而己方毫發無損。戰前,冀東第十三軍分區于1944年7月向駐守劉石各莊的偽軍中打入兩名內線同志古松和楊光,兩人利用偽軍排長的身份,悄悄了解莊內的布防情況,刺探與偽軍同處一地的日軍活動規律,同時積極在偽軍中展開兵運工作。待時機成熟后,楊光先借機離開據點,向八路軍匯報情況,我軍隨即與仍潛伏在劉石各莊的古松取得聯系,商定協同方案。

  戰斗當晚,古松找機會撤空西側全部偽軍崗哨,并親自掌握大門,八路軍從他控制的大門潛入莊內,打了日偽軍一個措手不及,兩個小時后,戰斗勝利結束,除少數人逃跑外,日偽軍大多被俘。

  八路軍修械所修理繳獲的日制輕機槍

  圍三闕一攻心為上

  明代兵書《百戰奇略》中曾這樣描述攻城作戰:“凡圍戰之道,圍其四面,須開一角,以示生路,使敵戰不堅,則城可拔,軍可破!边@一戰術在敵后戰場中同樣適用,八路軍在山地攻堅戰中多次使用,以較小代價攻克敵軍據點。

  1943年6月,日軍第36師團第222聯隊及偽軍一部進占太行武東抗日根據地腹地蟠龍鎮。8月17日,八路軍和地方民兵發起反擊,很快消滅了日軍三個大隊,將殘余日偽軍困在蟠龍據點內。民兵“地雷大王”王來發還在敵據點附近埋雷22顆,炸死日軍28人,使其不敢“越雷池一步”。在圍攻據點的同時,八路軍還對敵軍展開強大的“攻心戰”,武工隊趁夜進入蟠龍,寫標語,散發反戰傳單,有時還摸到敵軍炮樓下,向偽軍喊話,給他們上“政治課”。在政治攻勢下,偽軍不斷繳械投誠,到最后連日軍也難以支撐,只好棄鎮而逃。

  發生在八路軍太岳軍區的沁源圍困戰則是更為著名的戰例。1942年10月,日軍侵占山城沁源并做了長期固守的打算,企圖將其變為“山地剿共實驗區”。八路軍決定對敵展開“長期圍困戰”,為此特意建立圍困指揮部,組建13個游擊集團。圍困戰開始后,他們首先發起“空室清野運動”,把水井填死、碾磨炸毀、糧食運走,不讓日軍“以戰養戰”,接著又掀起“搶糧運動”,趁夜摸進敵據點,將日軍搶劫的糧食奪回來,有一次竟有萬余軍民出動,后來又出現了“劫敵運動”,中國軍民不僅奪回日軍搶走的牲畜,連日軍軍用物資也敢“劫”,令其惶惶不可終日。

  1943年初,日軍調來第36師團一部換防,死守沁源城關和交口兩點,并加修二沁(沁縣至沁源)公路,為此八路軍把圍困重點放在二沁公路和沁源城關。指揮部把受過訓練的民兵編成“輪戰隊”,在公路、據點周圍遍布地雷,不斷展開伏擊,使日軍寸步難行。

  1944年春,沁源黨政軍民實行總動員,對日軍發起更大規模的圍困戰,光在日軍交通線上就布雷1.5萬余顆,日軍據點完全變成“孤島”。最終,沁源日軍倉皇棄城逃竄。在超過兩年的圍困戰中,沁源軍民共作戰2700余次,斃傷日偽軍4000多人,解救被抓群眾1700余人。

  1940年9月,八路軍第386旅突破榆社城垣,指揮員在突破口留影

  新四軍第3師第8旅進行迫擊炮特種射擊訓練

  勇于創新百計克敵

  敵后戰場中,八路軍在武器方面遠不如日軍,特別是缺乏攻堅必備的火炮,別說大口徑重型火炮,就連結構簡單的迫擊炮也是“稀罕物”。八路軍裝備的迫擊炮多為82毫米口徑以下的型號,威力有限,加之彈道彎曲,對碉堡一類有頂蓋的工事攻擊效果不佳。正是看到這一點,日軍大量修筑碉堡炮樓,企圖把抗日武裝困死。面對這一情況,八路軍想出種種創新的應對之道,其中迫擊炮平射是一個范例。

  眾所周知,迫擊炮屬于曲射武器,主要對付步兵集群,打單體目標較難。時任太行軍區司令員的劉伯承和政委鄧小平,指示炮兵主任趙章成研究用迫擊炮平射碉堡的戰術,司令部還從華北各軍分區抽調十名迫擊炮干部,組成迫擊炮平射研究班,由趙章成親自掛帥。

  起初,研究班想到用高粱稈套住炮彈,用力助其下滑來擊發雷管,經實驗確認方法可行,但是趙章成并不滿意,認為這種方法在技術上存在安全隱患,實操效果不好。接下來,大家受到日軍八九式擲彈筒的啟發,又想出用拉火擊發的辦法,即在炮尾部增加一節尾管,采用拉火擊發裝置,并將底板傾斜著地,使炮筒與地平線的傾角保持在5度以下,這樣一來,迫擊炮既能曲射又能平射,具有類似日軍九二式步兵炮的功能。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趙章成小組總結出“一炮多用”的辦法。成功后,劉伯承當即責成司令部電令各軍區部隊,將迫擊炮分期分批送往兵工廠改裝,在戰場上大力推廣平射迫擊炮。

  除了發展平射迫擊炮,八路軍還多措并舉,提高攻堅能力。1940年9月23日23時,八路軍第129師第386旅進攻山城榆社,戰士們利用敵工事的死角,將手榴彈不斷地投入日軍碉堡里,炮兵也準確擊毀城門上的大碉堡,打開攻擊缺口。第16團第12連的班長王石德第一個沖上城頭,一口氣將自帶的手榴彈全部投完,他負傷后,另一位班長接著沖上去,繼續向日軍陣地投擲手榴彈,直到將敵全部消滅。在戰場另一側,一批戰士抬著云梯登上30米高的峭壁,迅速突破城墻,攻占文廟。在攻擊日軍核心陣地榆社中學時,八路軍選擇相對耗時的坑道作業,到25日16時,坑道終于挖到日軍核心陣地內,隨后戰士們秘密將裝滿炸藥的棺材塞入坑道盡頭。16時45分,炸藥引爆,日軍堡壘被瞬間炸塌,趁著爆破的瞬間和煙霧迷漫之際,第16團團長謝家慶親率兩個連沖入中學,與殘敵展開肉搏,最終全殲日軍,收復縣城。

  正是憑著這樣的斗志和創造力,八路軍在山地作戰中克服了裝備上的巨大差距,對日軍據點構成巨大威脅,打破了日軍妄圖依靠這些據點困死敵后抗日武裝、控制被占領區的幻想,創造了一系列輝煌的勝利。(宋濤)

責任編輯:高娜

關于我們 - 報業集團 - 版權聲明 - 廣告業務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4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眾報業集團主辦 Email:webmaster@dzwww.com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音像制品出版許可證

魯ICP備09023866號 新出網證(魯)字02號 網絡視聽許可證

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
<bdo id="1oxii"><rt id="1oxii"></rt></bdo><bdo id="1oxii"><rt id="1oxii"><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delect id="1oxii"></delec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 <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 id="1oxii"><rt id="1oxii"></rt></rt></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 <r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 id="1oxii"></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noframes id="1oxii"><noframes id="1oxii"><delect id="1oxii"><rt id="1oxii"></rt></delect><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bdo id="1oxii"></bdo><noframes id="1oxii"><rt id="1oxii"></rt><rt id="1oxii"><delect id="1oxii"><bdo id="1oxii"></bdo></delect></rt><rt id="1oxii"></rt><rt id="1oxii"></rt>